专访|海沃德:十月初接受了左脚神经手术 拉梅洛未来可期

原创 PC4f5X  2021-02-23 14:32 

(译者注:原文发布于1月25日,本文作者是The Athletic专家Sam Amick,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,请吧友理性讨论。)

当夏洛特黄蜂队在11月中旬宣布与海沃德签下一份4年1.2亿美元的合同时,你几乎可以在各大平台看到球迷对此事的看法。

黄蜂队的老板乔丹是不是疯了?

难道总经理库普切克忘记了30岁的海沃德过去几个赛季的伤病史吗?他在波士顿错过了那么多比赛,而且看起来很难回到爵士时期的全明星水准了。

人们的反应是如此的强烈,以至于我们决定开展一次紧急的圆桌会议,与The Athletic的专家们一起讨论这份有争议的合同。正如我当初指出的那样,黄蜂队并不是唯一一支愿意支付上亿合同的球队。老鹰等其他球队也参与了海沃德的招募。

更重要的是,海沃德拒绝了凯尔特人价值3410万美元的球员选项,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,他知道有球队想要得到他。然而,所有的批评还是来了。

但正如海沃德在我们的电话采访中明确表示的,他并没有因为合同签订后带来的流言蜚语而失眠。

“我在很多地方都听到了关于这份合同的反应,但就像我听到的一样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。我知道我是一名什么样的篮球运动员,我知道我想做什么,我能做什么。外界的声音对我来说就是噪音。”

另外,当你家里有个婴儿的时候,你也很难听到外面的声音。

距离海沃德和妻子罗宾第四个孩子(第一个儿子,戈登-西奥多)的出生还不到四个月,当时他正在奥兰多园区与热火打东部决赛。海沃德讨论了这过去几个月的种种可喜变化。其中包括10月初接受了缓解持续左脚神经疼痛的手术,这在此前从未报道过。还有他做自由球员决定背后的细节,以及他初期在黄蜂打球的感受,就像过去健康时的那样,海沃德现在是一个幸福的男人,其原因远远超过了他的财富。

至于他是否值得这份巨额合同?从他回归后的黄蜂战绩来看,这份合同非常值得。他在15场比赛里场均得到24.1分(生涯新高)5.4篮板3.5助攻和1.3次抢断。总命中率为51.2%,三分命中率为42.5%,他是黄蜂阵容里最好的球员。他在1月7日战胜老鹰的比赛里获得了职业生涯最高的44分,并且已经有8次得到超过25分,他上个赛季52场比赛里只有8次25+。

看起来,身体没有疼痛的比赛正在帮他创造奇迹。

所以当你进入自由球员市场的时候,你和其他人一样都在应对疫情。你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园区比赛的经历,你在首轮对阵76人的第一场比赛就扭伤了脚踝,直到东决第三场才复出。你的妻子怀孕9个月了,你需要在自由球员市场做出重要的决定。然后谢天谢地,很多球队都对你感兴趣,市场的表现很强烈,你对这一切的看法是什么?

是的,真的发生太多事情了。我的家人当时在印第安纳波利斯,我7月份去奥兰多前他们就在那了,因为我想罗宾在生孩子前和我的家人在一起。然后我受伤了,在季后赛期间回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,因为考虑到伤后的恢复,那里有很多我信任的人。而且我想尽快康复,这样我就能回到园区。

受伤打乱了我的计划。我本可能会回来看西奥多的出生,但我已经在波利斯待了两个半、快三周了,所以时间上就搞砸了。然后我回到了园区,孩子出生了,我们最终输掉了东决。然后我回到了波利斯,在那里进行了一个左脚的小手术(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手术)。

通常来说,在一个正常的休赛期,你有足够的时间康复。但是当时不知道下赛季什么时候开始,我以为是一月底,所以有点措手不及。

抱歉,先打断一下,下面这段内容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手术的背景。

出于某些原因,我以为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信息,因此没有在这方面提任何后续问题。但我后来了解到,这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,因此,需要澄清,以弥补这位记者的失误。

作为海沃德的长期经纪人,马克-巴特尔斯坦后来分享了这个手术。“莫顿神经瘤”手术是由印第安纳州的大卫-波特医生操刀的,目的是为了缓解海沃德上赛季打球时的不适。术后的伤口大概需要四周时间才能痊愈。海沃德在上个赛季就考虑过接受手术,但他选择坚持比赛。尽管他当时公开谈过过疼痛,但一位黄蜂的消息人士表示,球队在自由球员时期很清楚海沃德的体检过程,并且对他的健康状况感到很满意(根据联盟规定,与球员签约前必须通过体检)。

想象一下你的脚会有持续的灼烧感。就感觉你的鞋里一直放着一块石头。莫顿神经瘤手术是一个简单的手术,它可以帮你切除感知疼痛的神经,这样就不会感受到灼烧感,它为海沃德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巴特尔斯坦谈到海沃德的手术时说道。

海沃德继续……

所以基本上我就是努力从手术中恢复过来,弄清楚自由球员市场的情况,还有新出生的宝宝,还有三个不到五岁的女儿。任何父母都知道,五岁以下小孩是最可爱的。所以我们经历了很多,当然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我们决定来到夏洛特。

当我做出决定后,我就在想,‘好吧,现在我们必须在10天内到夏洛特。老天,让我们先找一座房子,想想到底住哪。’我几乎在酒店住了前一个半月,期间试图找到一个新的房子,并考虑如何把波士顿的东西搬到夏洛特。我觉得我们现在才刚刚稳定下来,所以从园区回来后,就一直在奔波。

所以当时关于你签约后的反应是,‘我的天,为什么黄蜂要给他那么多钱?’我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我知道老鹰和其他球队都提供了丰厚的合同,他们似乎对你的比赛非常自信。很明显,黄蜂是你最后的选择,所以你当时的考虑是什么?

是的,你知道的,家庭是很重要的原因。这是决定的一部分因素,我跟很多人聊过,关于夏洛特这个城市,跟许多前队友、现队友聊过,没人说过关于夏洛特这个城市的不好的地方。每个人都喜欢夏洛特,所以这点我不担心。而且罗恩-诺爱德也在黄蜂。

这里再打断一下,关于罗恩-诺爱德的一些背景。

罗恩是黄蜂的助理教练,已经在这三年了。他在2008年-10年在巴特勒大学和海沃德作为队友。然后海沃德进了NBA,他又作为首发打了两年。他的教练生涯开始于印第安纳高中,后来在凯尔特人发展联盟球队、凯尔特人队(球员发展教练)、北肯塔基大学(助理教练)以及发展联盟的长岛篮网队待过,并在2018年加入了黄蜂的教练团队。

海沃德继续……

他是这里的助理教练,但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的朋友。我和他在大学里打过球,他是我客场比赛的室友,所以作为朋友可以跟他聊天,事实上他也有小孩,所以进入自由球员市场前,我就问他,‘嘿,你觉得夏洛特怎么样?你有什么想法吗?’然后他就戴上了黄蜂队的帽子,成为了助理教练。然后我们还聊了篮球。能够跟他交谈就是件很舒服的事,我觉得他能够帮助我进行交接,这对我来说很重要。

对于篮球生涯而言,我觉得我要一个机会能够有一个全新的开始。在那里,我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,让球队上升一个等级。在和教练组、管理层、经纪人、妻子和家人交谈后,我越来越有这种感觉。这个挑战让我产生了共鸣,在和黄蜂主教练博雷戈聊过后,我越发觉得,‘伙计,这就是我真的想做的事情,’所以我们就这么做了

对于那些追求你的球队,我们提到了老鹰,所以还有哪些队伍追逐过你?

是的,我真的对老鹰很感兴趣。我认为他们有一帮极具天赋的年轻球员,你可以看到他们在休赛期进行了补强。我认为他们是一支非常棒的队伍,特雷-杨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球员,也是他们所依靠的。所以能和杨一起打球,以及其他的年轻球员一起打球真的很吸引我,所以老鹰追求过我。尼克斯同样参与了追求,步行者同样是我很感兴趣的球队,曾经有段时间我们有着共同的兴趣。当然还有凯尔特人,我也很想回凯尔特人。我有很多选择,有很多有潜力的球队可以选择,但我提到的那些是最主要的。老鹰、凯尔特人、尼克斯、步行者,还有黄蜂

你提到了凯尔特人,其中取决定性的因素是什么?至于凯尔特人生涯的结束,你是怎么看待的?

显然,季后赛的结果让人很失望。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能控制的。我从没有想到自己刚到那的第一年会受伤,并且缺席整个赛季,那真的非常令人失望。上个赛季,我感觉我打得很好,我们的球队处于一个不错的位置,然后我又受伤了,一次意外的受伤,就在季后赛的第一场比赛里。

老实说,我不应该回来打比赛,但我尝试克服伤痛,我不能做我自己,所以我觉得我们不是一支完整的队伍。这是令人失望的,很多事情你控制不了。伤病这样的事你避免不了。但除此之外,我在波士顿还有很多很棒的经历,我建立了很好的关系,仍然和那里的教练和球员有很多联系。我对在波士顿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,我真的很感谢那里球迷的支持——鼓励我走过了这段起伏不定的旅程。

从那以后,人们对一些问题——你的比赛能到什么水平、你会有什么发展以及你未来在场上会成为什么样的球员——作出的反应,你会感到惊讶吗?你会被贴上有严重伤病史的标签,但是你的伤病都是独立的,不会影响你恢复到以前的状态,也不会产生连锁效应。对于公众的怀疑,你是否感到惊讶?

你知道吗?我不知道是否存在这些质疑,我真的不看社交媒体。我的朋友跟我说过一些。当然,这些流言蜚语在我这就是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。我想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篮球运动员,知道我想做什么,也知道我的能力。对我来说,当我回到球员,度过康复训练后,我只想再次成为一名更好的篮球运动员。而不是担心外界的噪音或者类似的事情。

也就是说,自由球员市场让你知道你可以得到的东西。你从何时开始有信心认为联盟本身仍然重视你到现在的程度?

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雇一个经纪人。巴特尔斯坦是行业里最棒的,我让他去做他的工作,找出哪些球队是对我感兴趣的,合同金额多少是合适的,哪里最适合我的打球风格,还有我的家人会对那个地方感到开心。一切都要考虑进去,这就是我和巴特尔斯坦每天谈论的东西。自由球员市场开启后,感觉就像,‘Boom,我们需要立刻做出决定。’根本没有时间思考,一切都发生得非常快。

夏洛特初期的化学反应如何?你们每个人都打得很好,但输掉了一些比赛,我相信你们还会打回来。目前感受如何?

是的,这个赛季跟以往完全不同,因为要遵守疫情防控的规定,我们对奇才的比赛被推迟了,你要处理各种不同的事情。我认为对我来说,我只是在担心‘怎么才能帮助球队赢得更多比赛?’不管采取什么方法。我必须继续保持侵略性,为自己寻找投篮机会的同时也要帮助队友创造机会。

我喜欢我们传球的方式,我们在进攻端一直转移球。我认为作为一支球队,我们必须在防守端做得更好,这样也能帮助到我们的进攻。(根据NBA官方数据统计,黄蜂目前进攻排在第23,防守排名第九。)

当然,我认为和这群家伙一起打球很有趣。我想教练组和我的队友们都在为我创造取得成功的机会。我来到这里后,因为训练营时间很短,就没有太多机会了解队友,了解他们的个性,从比赛中熟悉他们的习惯。所以我认为对于我们这个团队来说,我们正努力从个人的角度和集体的角度去发展,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还不错。我们确实需要在某些方面做得更好,我们会继续努力的。

你提到了新冠疫情。你对整个赛季的体验有何看法?你曾参与过赛季是否应该继续的讨论,但现实就是无论你们何时被允许上场比赛,你们都要保持清醒,打出最好的表现。这要求太高了。

我认为这就是面对困难时所要经历的事情。从健康的角度来看,每个人都尽可能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。我们有不同的规定,我认为NBA正尽他们最大努力保证球员的安全。从职业球员角度来看,这不是理想的情况。你只能在球场上呆一定的时间,没有可用的健身房,尤其是打客场比赛时。你的训练会被影响,你基本上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,所以很多时候,当要去客场比赛时,很多人会在前一天晚上去球馆训练。但现在这也不可以,这不是理想的比赛状态。但我认为这就是球员工作的本质,你必须努力做到最好。

你是一个知名的游戏玩家,所以这是否意味着现在比以前有更多时间打游戏呢?

你知道吗?(笑)现在没有那么多我想要的游戏时间。当我在酒店的时候,我会带上游戏设备,因为我的家人不在身边,但家人在的话,就不可能打游戏了。我们有四个孩子,最小的才四个月,所以我的游戏时间是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,仅此而已。

你有PS5吗?我一直想买,没买到。

实际上我在台式机上玩游戏,我不玩需要手柄的游戏,所以我不担心有没有PS5。

当你回想波士顿的往事时,你会不可避免地想起刚来波士顿的时候,你和欧文试图实现梦想。我只是在想,考虑到你们两人目前职业生涯的近况,你选择的路线和他完全不同。你们曾是队友,有过一段历史,从篮球的角度,你认为他们在篮网所打造的会成功吗?

是的,我想我最终还是希望欧文一切都好。就像我说的,发生的事情很不幸,我们没有机会成为我们想要的双人组合。我刚去就伤了,然后他又伤了,现在,我正恢复到最佳状态。我们都没有机会让波士顿起飞,我之前说了,我喜欢在波士顿的时光,喜欢我建立的人际关系,没有遗憾了。

至于篮网的三巨头,对于任何一支球队来说都是难以对付的。这都是一晚上能得到50分的球员,我想他们在成长的路上会遇到一些烦恼。你必须弄清楚如何与其他人一起打球,而不仅仅是这三个人,还有其他的队友。当你引入一个顶尖的球员(哈登),将会跟之前的风格不同。但我相信他们会找到办法的,当你作为后卫和侧翼去对抗他们时,这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你和欧文的关系如何?你们会经常联系吗?

不,我们几乎不怎么联系。我们之前跟篮网比赛,我跟他打了招呼,因为疫情防控,你都不能在场上跟其他人打招呼。

再聊聊黄蜂,你觉得球队的上限在哪?还有就是乔丹作为老板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吗?

当乔丹是老板时,你会有一种感觉,但不是压力,而是你想让他感到自豪。我猜的,我不知道,这很难解释。但对于我们团队来说,我不知道我是否要给我们定一个上限。我想到赛季结束时,我们想成为一个更好的集体,打出最棒的篮球。但我们有很多成长的空间,我们是一支年轻的队伍,我们有很多有天赋的球员,我们只想不断成长。

到目前为止,你喜欢拉梅洛-鲍尔吗?

是的,我认为拉梅洛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将是一个出色的球员。他个头很高,最重要的是,他对比赛的感觉很好。在我看来,他就像独行侠的东契奇和奇才的威少一样。他们能很好地判断球的位置,有了篮板后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,总能处于正确的位置。对我来说,他对比赛的感知能力很好,有出色的个人能力。我认为他将会非常厉害。

作者:Sam Amick

编译:Fontaine

人物专访

【来源:直播吧】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oontree.com/11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